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六 B·B·C

六 B·B·C

冰女的设定似乎并不独特,不过我见识不广,觉得这个设定还是很精彩的。18卷各自的一年里,只有冰女的设定被展开,而其他所有设定都是新的。再回头看雪菜的第一次出场,配合飞影藏马初识的外传,就更显唏嘘了。如果这本书以飞影为主角,恐怕会是个阴暗而深沉的故事吧。

垂金权造这样的角色,在富坚的故事里虽然不多,但也总是少不了的。他们代表着 “绝对的恶”。跟很多日本ACG主题一样,富坚喜欢探讨善恶的二元一体,他笔下的正面与反面角色在善恶方面往往是复杂且经常反转的,比如代表着“善”的幽助直接变为魔族,飞影和藏马都曾是冷血的盗贼,他们与代表着“恶”的户愚吕和仙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到了猎人里也如此,小杰不分善恶只靠直觉行动,奇牙出身杀手世家,酷拉皮卡靠仇恨度日,他们与代表“恶”却又可以为同伴流泪牺牲为家园浴血奋战的幻影旅团形成了对立的统一。

尽管如此,富坚总还是喜欢保留如垂金、户愚吕兄、乃至痴皇这样可以让读者尽情发泄的角色,他们就是“绝对的恶”。富坚会把他们刻画得很极限,让读者对他们除了厌恶几乎没有别的感情。

凶神恶煞般的户愚吕兄弟一登场就跟什么四圣兽之类的气场不同。虽然不知此时富坚有没有把户愚吕的身世想好,但至少他打算仔细刻画这个大Boss。他半威胁半劝慰的对雪菜说的话正是他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样的性格,才会让他在愿意一起变老的幻海面前选择了成为妖怪。他追求强大,是首先对现实屈服后才做出的选择。他不是要改变现实,而是在承认现实的基础上,做一个符合规律的强者。这就跟仙水的行为就有着本质的不同了——仙水的行为是建立在否认现实的基础上的。换句话说,户愚吕就像是体制内的改革派,先夺权后改革。仙水只是个体制外的理想派,仗着强大的实力向权威叫嚣。(好像不是什么恰当的例子……)

前奏般的战斗继续进行,垂金仗着有户愚吕兄弟做王牌,召集了B·B·C赌博。左京,这个富坚笔下最有传奇色彩的赌徒角色登场了。一出场就以50亿赌入侵者赢而震惊四座。当然,此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幽游整部书的核心——魔界与人界的融合。

三鬼众这种有名有姓却几格就被干掉的龙套为户愚吕的出场做了很足的气氛铺垫。浦饭和桑原已经这么强了,是不是这场战斗不会像想象的那么艰苦?

事实是,虽然艰苦,但这场战斗依然很短。当然富坚笔下的战斗拖沓的例子不多(“拖沓”与“时间长”不是一个概念),何况这一次户愚吕还是故意输的。桑原果然在这个故事里占据了主要位置,幽助或多或少的成了配角。这个故事的主题在最后由两个妖怪揭示,一句是飞影的“我是他们的同伴”,一句是雪菜的“我喜欢人类”。

打开魔界之门也许确实是一个激进且不符合灵界利益的行为,但事实是少数进入人界的妖怪已经证明了他们完全可以平和的融入到人类社会。甚至追根究底的说,暗黑武术会的四位宾客是因为雪菜这样的一个妖怪才卷入的,人类为妖怪而战,这本身就是不符合那个世界观的行为了。小时候总是不理解想要打开魔界之门的左京和仙水,现在想得就有些不同。左京篇从这个正面讲述人类和妖怪的和谐共处,仙水篇则从反面讲人类对比妖怪的残忍和变态(这个主题也延续到了猎人的蚂蚁篇)。直到侦探业复活后这一主题才被很直白的表达出来,从某个角度来理解,这也是可以归入到善恶论里的,也就是普遍意义的“善”(人类)可能只是披在恶身上的外衣,而公众眼中的“恶”(妖怪)更有可能只是某种宣传手段所营造出来的假象罢了。事实是善恶一体,人类与妖怪其实压根没什么不同。

但也许就像藏马所说:还是别想太多的好。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三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