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十三 杀人手术

十三 杀人手术

新篇甫一开场就出来海藤、柳泽和城户这三个明显路人脸的角色,其实已经说明富坚的风格发生了明显的转变。之后的画风一直比较写实,虽然后期有些潦草,但其扎实的分镜功夫和对人物动作线条的精准把握让我觉得他是我看过的画工最好的漫画家之一。可惜只是画工最好,却没有画得最好……

回到剧情,仙水和树先登场,摆明了结界的问题。于是双方开始了各自的寻找,一方寻找开门的,一方寻找砸墙的。

故事背景交代完,飞影就离队了。小时候不太懂,现在就很理解他那种心情。首先飞影确实与藏马是好友,被幽助所吸引,但我不觉得他认为自己是所谓“四人组”的一员。从飞影整个武术会以及之后的行为来看,他会有友情的羁绊,但不太有“队伍”的概念。这是他离队的思想基础,而离队的直接原因是魔界之门的开启。质问飞影的桑原也许不能理解,但此时此刻离乡背井的我真是感同身受。一边觉得家乡从未像现在这么接近过,一边又放不下在另一个世界建立了感情的人们。“不会妨碍你们,但也不会帮忙。”这可能是飞影最努力的表白了。

于是两天后,八个人(包括牡丹)兵分两路,开始在虫寄市展开调查。

富坚并没有把这个故事讲述得很复杂,但氛围营造得十分到位,基本让人可以完全沉浸到虫寄市那个人口只有25万的小地方去。当然从后来猎人的旅团篇和蚂蚁篇来看,富坚对多人物多线索多方同时同地行动的节奏把握那真是神一般的水平……

众多的人物开始出场,故事节奏比原来加快很多。先是“盗听”的室田在人群中找到仙水,透露出七人组的布局。狙击手刃雾伤了室田促使幽助分队进入医院——医师神谷登场。

神谷实是一个精神不怎么正常的人,他在某种意义上,跟左京类似,在自己爱好的某一类事情上寻找外人所不能理解的快感。实际上,去掉夸张的表面,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是在做这样的事情。一如现在飞一般敲键盘的我,写着这毫无意义的文字,心中有着无法言喻的满足感;但到了时间要睡觉了,停下打字的双手,又会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只是生活里的人不会像他们这么极端,但也正是因为这是个虚构的故事,富坚得以放大人类心理的某些层面,并描写得简练而到位。

神谷是一个非常招人厌的角色,但也只有他这种疯狂的家伙才会不计报酬的跟随仙水。他有一句台词,让我从小到大记了很多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就这句话,无比的震撼了当时还年少的我:

“在无数的尸体之上,那才是我死的地方。”

幽助和神谷的战斗,并没有对神谷的思想过多着墨。但战斗结束后,富坚居然花了整整两页描写神谷的心理状态。他对人类这个族群的恨意,显得并不自然,而且似乎毫无根据,这实际上给后文的黑之章奠定了基础。“因为没有比人更丑陋的动物了”,一直到今天,富坚其实还是在重复这个主题,但这世界没有改变,甚至更差劲。

在警察局给神谷的最后一个镜头是他的眼睛特写。“我和你们都一样”,即将赴死。此时的他依然对仙水深信不疑,对魔界之门开通后末日般的群体性死亡无比向往,真是疯狂。

总之,七人队倒下第一个。第二个就是水兵,御手洗清志。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三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