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十五 进入洞窟之中

十五 进入洞窟之中

非常简单的街道战,仙水甚至不需灵力就化解了幽助和桑原的两拨攻击,藏马的攻击还未到,卷原就伸出户愚吕兄的爪子把倒地的桑原抓走了。之后如闹剧一般,幽助糊里糊涂的发了个灵丸,就骑着自行车追出去了。仙水认为目的已达到,幽助不值得担忧——开战时就消失了的刃雾就可以解决此时失去冷静的他了。

牡丹奋不顾身的救助再一次撼动了御手洗的信念。而高明的藏马更是直击痛处,与其循循善诱的解释黑之章如何偏颇、变态的人类只是一面这种道理,还不如直截了当的摆明立场“下次见面就是敌人,我不会手下留情”。有了亲身体验的御手洗不是孩子,选择十分简单。于是他再次进了一步,从“没有危险”变为了同伴。他的倒戈十分彻底,一直到进入魔界,他一直处在最前线的队伍里。

回到幽助这边,为了设下死纹十字斑,刃雾不得不冒险接近幽助。而此时此刻是最好的时机,失去冷静且注意力完全集中在桑原身上的幽助面对摩托车上的刃雾完全来不及反应。刃雾一直是我比较喜欢的角色,不仅因为这段极酷的野外战,更因为仙水篇结尾他的一小段生活戏。他的能力类似猎人里威尔芬的“卵男”,对符合条件的目标无差别的追踪击杀。刃雾作为一个普通人,灵力的限制使他无法做持久战,这其实很吃亏,因为作为狙击手,持久的高集中力和精准度是必须的。他选择了简单的枪击油罐车。老实说,如果没有飞影乱入,幽助这次不死也重伤,而对手是个决不能算强的能力者。这仅仅是因为,刃雾结合自己的能力,选择了最合适的时机,用最适合的方法,而不是愚蠢的去直面幽助跟他一对一——那毫无意义。对于战斗来说,击败对手就是最重要的,对于有着明确目的的他们来说,其他都不重要。

飞影出场得利落干脆,之前铺陈得这么有气场的刃雾,只用了一个镜头就被飞影的剑贯穿胸膛(没死),真是把飞影的形象拔高得太惊人了。而且在这里,飞影露出了绝对罕见的微笑。这个微笑是故乡近在眼前的一种怀念,尽管那故乡没有亲人,没有温暖,但哪怕只有那个不知存在哪个角落里的冰泪石,飞影依然无比的怀念着那个自由而昏暗的世界。

此时的飞影显然已经不再迷惑了。他的出现已经说明了他的决定,但敏锐的他发觉了幽助心里的焦躁与失衡,而与平静说理的藏马不同,他选择了动刀。幽助的心理在突如其来的激烈战斗下转移了关注点,继而迅速的冷静了下来。这方法看似唐突而危险,却是对于幽助这样的人最为有效的镇定剂。(不过飞影这之后在仙水篇的戏份就不多了……)

一边是藏马收编了御手洗,一边是幻海集结了海藤和柳泽,一边是飞影救回了幽助。于是就如老太太所说:“演员都到齐,好戏要开场了。”

不得不佩服老太太的先知。此时的境况,竟与她之前的恶作剧如出一辙。只是被绑架的从幽助变成了桑原,敌人也从友人变成了“恶魔”。幻海再次提醒幽助要冷静,幽助则说一定会带着鼻青脸肿的仙水出来——结果他没能做到。

从这里开始,一个分镜被富坚频繁的重复使用,就是用多名角色各自特写表情的平行分格来表现各人对同一时刻的反应。这个分镜似乎没什么特别的,但不知为何给我印象很深,以至于一提起仙水篇,我眼前总是飞影、藏马、幽助/桑原的三格特写。

精英作战是非常正确的决定,但没有料到天诏月人以如此的特别方式登场。一来一回浪费了很多时间,凑足七个人的他们进入了天诏的领域,开始游戏。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三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