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十六 紧要关头的对峙

十六 紧要关头的对峙

游戏的拟真化显然是富坚非常显著的一个特征,他实在是太喜欢游戏了。三部作品里的游戏都完全不同,LE里变态王子的游戏星球是一种玩乐和颠覆,猎人的贪婪之岛更多是成长和谋略。幽游里的天诏战则完全是心理的攻防战。

其实从进入洞窟到游戏开始这段,是可以大写特写的。但富坚的风格就在于虽然他将气氛营造得非常到位,但实际上他几乎没有实际的描写周围的环境和众人的自然处境。尤其到后期,绝大部分时候的背景省略更是几乎把角色和剧情从世界环境里提炼了出来,但我们依然不会觉得环境缺失,这是一个非常牛的本事。(我真的不是为他偷懒开脱……)

由于天诏战与海藤战一样,不能使用武力,幽助和飞影等于不存在,藏马再次成为核心,海藤是辅助。而这里再次看出了两人的区别,或者说差距。藏马依然用的是心理战术,而且这次在对战技术方面几乎没有任何特别之处,而海藤依然专注于技巧本身,也就是以游戏正面获胜——而这是不可能的,天诏跟禁句领域里的海藤一样,几乎无敌,而他深知这一点,但拥有类似能力的海藤竟然意识不到,差距。当然也可能是经验的差距,藏马毕竟一千多岁了……

而人小鬼大的天诏其实也清楚心理战的作用,他对第一个出战的御手洗就用了这一招。不过这跟后来藏马的相比是小儿科了。而坚定倒戈的御手洗虽然仍然软弱而没有气势,却可以坚定的3-1拿下比赛(输掉的第二局还是抢七),并说出“现在不同”这种意味深长的话。

海藤的输是必然的,不过他也是相当厉害。天诏只不过跟他采用的是不同的策略:海藤记住了所有的问题及其对应的答案,而天诏不仅记住了这些,还找到了看似不存在的出题规律,比海藤更进一层。我怀疑即使藏马来答题,也未必赢得了吧。因为这一战似乎不容易使用心理战术。

藏马这一战也是极度的没有信心,甚至在魔王出战前就留下类似遗言的东西给幽助。不过输掉的海藤让其意识到——这真的是游戏的翻版。输掉的玩家可以选择重新再来,逝去的只是时间,那么,输掉的魔王呢?

仙水不允许卷原吃掉桑原,这一点我以前很疑问。想过之后我觉得并不是仙水在享受战斗的乐趣,也不是等待命中注定的对手浦饭幽助,而是简单的觉得桑原还不能熟练操作次元刀。吞食能力是个不可逆转的过程,万一卷原吞下了也无法使用,一切就会功亏一篑。我怀疑此时的他已经决定要利用幽助来激发桑原的潜能,继而引导他到结界前,使用激将法。事实证明,对于当时出离愤怒的三人,这是个极好的办法。

回到天诏战,藏马终于出场,游戏方式是3-7方块。我觉得这个游戏规则很有意思,但没见过实际的游戏,不知道是不是富坚原创。海藤清楚的看到藏马心理战的意图,但应该没想到他采用了如此残酷的方式。藏马没有说谎,甚至从某种意义上,他的心理也动摇了。为了阻止仙水,他要杀了眼前这个无辜的男孩。这是藏马第一次纠结,因为他的对手并非十恶不赦之徒,连神谷都不须死,天诏又有什么必死的理由?

幻海有了同样的分析,认为仙水在利用他们的仁慈,即使意识到这一点,也不会杀掉天诏。“但,藏马要打败天诏。……他选择的是最卑鄙最残酷的方法,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藏马确实选择了最残酷的方式,并且一直残酷到最后。“我不会输。”“知道仙水计划的你也有责任。”天诏从动摇到慌乱到恐惧到崩溃,到死亡。

被逼杀人的藏马露出了全书唯一一次的不可遏制的愤怒表情。一向沉着冷静的他,此时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

洞窟外,小阎王终于赶来。作为我方唯一一个对仙水熟悉的人,他也许很清楚幽助不是仙水的对手。他叼着的奶嘴是人界最后的希望(好古怪的句子……)。

另一边,仙水向终于到达洞窟中心的众人展现其残美的浪漫主义。以一首自己钟爱的歌曲,作为魔界之门开启的讯号—一种超脱了疯狂的安静与唯美。仙水(此时应该是实)也是喜欢心理战的(不如说富坚喜欢),他采用了跟藏马对海藤时一样的套路,给对手极大的优势条件,得以在心理上施加压力。当然,这招对藏马无效,虽然愤怒却依然冷静的他在进入洞窟的这段戏风头盖过了所有人。

吞噬了“盗听”的卷原(可怜的路人室田)犯了个严重的错误,就是读出藏马的心迹。两秒,他的头飞起并被藏马种入邪念树的种子。这就是藏马发泄怒气的方法,而且此时的他十分清楚,卷原定男早已变成了户愚吕兄。所以他才会提前种入种子以便下一步。也就是说,在卷原开始说话到藏马挥鞭的几秒钟里,一整套战术已经决定并付诸实施。

作为七人组里最后的喽啰,户愚吕兄失败得实在是太彻底了。他没有神谷的坚决,没有刃雾的冷静,没有御手洗的成长,没有天诏的天真,他只有户愚吕兄一向拥有的东西,也代表着仙水篇一直以来所缺失的——纯粹的“恶”。正因为如此,藏马得以毫不犹豫的下手。还记得救下了伊加路哥的奇犽么?面对着穷凶极恶的食人鱼:“敌人还是像你这种混蛋比较好。” 

洞悉别人的心理,可以吞噬别人的能力且无限再生。户愚吕兄说得没错,他其实很强,甚至是无敌的。但显然他不是,因为他无法洞悉自己的愚蠢。我小时候就想过,如果户愚吕兄、卷原和室田的能力都给藏马,会是个什么样的无敌角色?我觉得猎人里的团长库洛洛多少有点类似这个结合体,冷静沉着、清晰的自我认知、对他人心理的洞察力、盗取他人能力的能力……还有对待敌人时该有的冷酷与决绝。

最后一步,藏马利用菌丝粉末产生烟雾防止幻觉物质外泄,战斗结束了。

“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然而户愚吕兄的消失意味着纯粹的“恶”在幽游白书里也消失了。自此以后所有的主要角色都十分立体且内心纠结,无所谓善恶,只有每个人实实在在的生活。

第一个出来展现内心的,就是看门人——树。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三栖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