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九 最大的考验

九 最大的考验

可爱的灵界兽诞生后,浦饭队和户愚吕队第一次完整的面对面了一次,算是决战宣言吧。读者也清楚半决赛的队伍根本就是摆设。于是聪明的富坚不再把重点放在大家都知道结果的战斗上,而是放在了对决赛的准备工作上,也就是幽助继承灵光玉,妖狐藏马觉醒,以及幻海和户愚吕弟五十年后的再会。

对灵光玉的继承,相当于浦饭幽助的一次变身,一次升级,或者说一次开挂。灵界兽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也就是说,幽助是因为看到自己的弱小而爆发超越的,这其实也不是正规的套路——一般都得因为女主或者同伴才爆发。这次幽助开挂的过程比较长,错过了整个半决赛。而且开完的效果好像也不咋地,最后还是靠桑原诈死才爆发。

这样半决赛就成了三位男配的舞台。既然藏马一挑二过,那么妖气有所恢复的飞影也就跟着一挑二了,富坚还真公平。可是飞影的战斗怎么老是这么盛气凌人让人一边佩服一边惊恐……

半决赛最重要的目的其实不是战斗本身,而是让藏马觉醒妖狐本体的秘密方法。因为前面几卷对藏马人性化的善良描写得比较到位,所以说着“惹我发怒的罪是很重的”而出场的妖狐实在是很颠覆,即使这时富坚画得还不太好,短暂出场的妖狐已经给人留下了冷酷无情且强大无比的印象。

这次意外后妖狐一共只现身了三次,一次对鸦,一次对仙水,还有一次在癌陀罗。除去最后一次,妖狐藏马都没有得到过胜利。而没有过什么傲人战绩的妖狐却有着无可比拟的人气,这一点跟后来的库洛洛团长十分相像。所以读者的心思还真是难以理解啊……

接着到桑原同志,哎,怎么说呢,一到他这儿战斗就变得滑稽无比。读者还没准备好,他已经被扔到之前的会场,去与雪菜“命运的相逢”了……

于是最后的准备工作开始了——幻海与户愚吕五十年后的再会。力量给了幽助的幻海最后借由死死若丸和铃木表演了一场,“你说我是正义的,但我全无此意,只是碰巧我讨厌的人中很多是恶徒而已。”幻海的这句话不止是她自己,也是富坚在整部书中的善恶观。

交代了一些比较零碎的东西,比如户愚吕队几人的能力和性格之后,幻海和户愚吕弟终于再会了。相信在这之前不会有人想到两人五十年前是同门姐弟,共同组队参加了暗黑武术会,更不会想到两人似有若无的情愫。“如果你老了,我也会老,这有什么关系?”幻海的塑造,在五十年前放下一切的少女和五十年后燃尽生命想让户愚吕觉醒的老人这两个画面中,达到了最高峰。

“别忘了,你是为谁而坚强。”老人在幽助的怀里油尽灯枯,与继承灵光玉相比,这可能才是立下“绝不原谅”之誓的幽助要经历的最大的考验。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八 魔性高手队登场

八 魔性高手队登场

宾客被暗箱操作到连战,真是无耻。不过注意,无耻的完全不是参战的妖怪,而是人类。其实整个武术会就像个马戏场,表演者都是妖怪,真正的寻乐者都是人类,这不就是黑之章所记录的东西么?

对魔性高手这一战是最不公平的,桑原重伤,飞影和幻海被结界困住(不困住也不能打),二对六,简直是不能再糟糕的结果了。

于是人气正在高涨期的藏马有了他的很长一段独角戏。在画魔、冻矢和爆拳三战里,富坚完成了对藏马的基本刻画。藏马的性格是谨慎和细致分析,这也是富坚喜欢的战斗风格。所以后来到了猎人里,喜欢长篇累牍分析情况的人有一车皮。对画魔一战,飞影分析出藏马的弱点是对行动快速的人容易落下风。实际上在一对一的战斗里,喜欢分析的藏马肯定是慢热型。对画魔一战,藏马如果早点把蔷薇鞭甩出来未必会是最后的结果。

对冻矢一战的那段对话是武术会期间第一次从妖怪的角度看世界。追求光明的冻矢说:“生存在暗黑世界阴影中的我们,一丝光明都没有。”藏马的这个问题可能并不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所以战斗结束后他拒绝杀了冻矢,并说“我想知道,光明之后,你们想要什么?”思维缜密的藏马心里应该一直都有这样的疑问,作为当时看来并不弱小的妖怪,他们为什么会来参加这个为人类取乐的暗黑武术会,每个想要赢得冠军的队伍,最后的愿望又是什么?

其实藏马自己的目的才让人疑问。他是被迫成为宾客的,完全没必要如此拼命。即使因为他输掉而浦饭队被淘汰,那又如何?早已人性化的藏马此时已经完全被浦饭吸引而成了同伴,而飞影就没有。所以武术会后飞影会很自然的脱队。当然飞影也是被浦饭所吸引的,但那是另一种交织着竞争和佩服的友情。藏马则是单纯的因为幽助的人格而成为了朋友。曾经果断暗杀自己副将的藏马,今天却为朋友而拼命,可能内心反而是一种满足感吧。(当然富坚应该没想那么多,但是我还是习惯性的想得远了点……)

这一战后藏马几乎处于濒死状态了。连下两程的他在弱到无话可说的爆拳面前无力反抗,更增添了悲壮感。而爆拳这个傻×的出场极其恰到好处。如果再来一个冻矢或阵,幽助和飞影也不会被激怒到那种地步,幽助更不会毫无顾忌的下手痛殴,给读者一个久违的爽快战斗。

幽助和阵是性格很相似的人,他们不管在什么状况下,总是喜欢享受战斗带来的快感。所以这场战斗似乎是武术会期间最明亮的一场战斗,更接近于“切磋”的概念。这也把漫画的氛围轻松化了一些,让因藏马而愤怒的众人和读者的情绪放了下来。

这时候,雪菜出场了。她一出来我们就知道,桑原和真又要来神儿了。

这是一场很有趣的战斗,在桑原被虐得体无完肤后,还来了个少年漫典型的传统遗言告别,然后爆发出拼死者的最后力量——结果就如我们所看到的,爱情的力量原来是更强大,甚至最强大的。

桑原在战场上表现后,战场外莹子和幽助也终于重逢了。其实整部幽游对这两人的感情刻画也不能算多,但确实让人很印象深刻,每一次简单的几句对白,总是让人感慨他们感情真挚而不虚伪,如果说前面还多少有点偶像剧的风格,到了后面就真是……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七 暗黑武术会开幕

七 暗黑武术会开幕

户愚吕以60%的强度表演了一下下。富坚再次展现自己对氛围营造的精准把握。幽助吓得腿软还不够,一向运筹帷幄的藏马要问“有胜算么?”,一向傲气逼人的飞影要答“不知道”。

只要曾经站在人类那边一次,就无法脱离。

幽助这一次认真的找到幻海,“想变厉害”!于是,时光流转,首缢岛的暗黑武术会开幕了。

武术会今天看来可能没什么特别的,但五人一组的赛制之后就成了一种标准。当然不是每个少年漫画都要画擂台赛,但很多都遵从了一队五人这样的设定,男主+冲动型+耍酷型+美形型+老师型。相信武术会来源于天下第一武道会的设定,不过显然阴暗了很多,从这个角度看,富坚义博还真的很像黑暗系的鸟山明。

在船上各人小展示了一下,很快六游怪就登场了,也顺带交代了B·B·C在武术会背后所扮演的角色,变了身的小阎王也携带一众“女眷”来到了会场。一切就绪,桑原第一个出场……好吧,老实说我不爱看桑原的战斗,感觉都有点无聊。而且感觉富坚很不够意思,整个武术会,且不说幽助脱胎换骨,就是藏马和飞影也都奇招迭出,桑原居然一把(或者两把)灵剑就闯了天下,闯完还失去灵力了,简直就……

五战三胜的设定说不上是好是坏,总之为了最后出场的幽助打到最后出场的boss,前几战必须有人输。显然飞影不能输,所以桑原和藏马就开始轮番输,最可惜的就是藏马对鸦……

藏马第二个出场。幽游迷都知道藏马的所谓口头禅是比较多的,上一次藏马出场时留下“我拒绝”,这次则是一顿被羞辱后的“恶徒的血使花开的更漂亮”。总觉得一到藏马,富坚的剧情就变得很花哨复杂,相对来说,到了飞影,就总是很迅速很简洁,比如接下来的是流战。由于前一晚为是流营造了很强的形象,他在黑龙波下化为灰烬比16刀解决掉青龙更让人瞠目结舌。当然耍酷的代价是直到最后一战,我们才再次见到黑龙波的英姿。

酎在当年财宝的游戏里是个很强的角色(当然游戏的平衡性还算不错),漫画里则是武术会的第一个Boss。他和幽助的战斗,前半冲击波对决其实挺没劲的,后半刀口对决里精彩的纯动作才精彩绝伦,之后每次富坚画无对白的纯动作攻防,都是越来越精彩。这感觉就像在宁浩的黑色幽默电影里出现的动感十足的追车戏,在诺兰的悬疑剧情大片里出现的哲学讨论,虽然明明是情理之中,但还是让人觉得惊喜连连。

第一战就此结束,修整后第二战开始。一直觉得第二战跟整个武术会有种割裂感,气氛完全不一样。貌似完美的第一战后,幽助无法使用灵丸,飞影废了右手,真是得不偿失。同时户愚吕又血腥的再次展示了一下。

刚刚设定了五对五的规则,富坚自己就打破了,而且之后再也没有遵循过。飞影和藏马被牵制在野外,三对三,这个结果看起来也有点刻意了。整场战斗没少抒情。而我只是觉得年轻态的幻海首次出场还是有些惊艳的。

第二战结束之前,插播了一个短篇,讲述飞影和藏马的初识。这是幽游白书唯一的外传短篇。这个故事发生在幽助遇到他们的一年前,不过藏马一年头发就长得那么长……故事本身倒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两人波澜不惊的情感表达是我很喜欢的描写风格。可惜了藏马的相好麻弥,即使后来平安的回到人界,富坚也没让藏马找回这个初恋情人。

富坚这种平淡如白开水的描写其实是很容易让人产生共鸣感的,可是动画监督们似乎学不会这个手法……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六 B·B·C

六 B·B·C

冰女的设定似乎并不独特,不过我见识不广,觉得这个设定还是很精彩的。18卷各自的一年里,只有冰女的设定被展开,而其他所有设定都是新的。再回头看雪菜的第一次出场,配合飞影藏马初识的外传,就更显唏嘘了。如果这本书以飞影为主角,恐怕会是个阴暗而深沉的故事吧。

垂金权造这样的角色,在富坚的故事里虽然不多,但也总是少不了的。他们代表着 “绝对的恶”。跟很多日本ACG主题一样,富坚喜欢探讨善恶的二元一体,他笔下的正面与反面角色在善恶方面往往是复杂且经常反转的,比如代表着“善”的幽助直接变为魔族,飞影和藏马都曾是冷血的盗贼,他们与代表着“恶”的户愚吕和仙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到了猎人里也如此,小杰不分善恶只靠直觉行动,奇牙出身杀手世家,酷拉皮卡靠仇恨度日,他们与代表“恶”却又可以为同伴流泪牺牲为家园浴血奋战的幻影旅团形成了对立的统一。

尽管如此,富坚总还是喜欢保留如垂金、户愚吕兄、乃至痴皇这样可以让读者尽情发泄的角色,他们就是“绝对的恶”。富坚会把他们刻画得很极限,让读者对他们除了厌恶几乎没有别的感情。

凶神恶煞般的户愚吕兄弟一登场就跟什么四圣兽之类的气场不同。虽然不知此时富坚有没有把户愚吕的身世想好,但至少他打算仔细刻画这个大Boss。他半威胁半劝慰的对雪菜说的话正是他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这样的性格,才会让他在愿意一起变老的幻海面前选择了成为妖怪。他追求强大,是首先对现实屈服后才做出的选择。他不是要改变现实,而是在承认现实的基础上,做一个符合规律的强者。这就跟仙水的行为就有着本质的不同了——仙水的行为是建立在否认现实的基础上的。换句话说,户愚吕就像是体制内的改革派,先夺权后改革。仙水只是个体制外的理想派,仗着强大的实力向权威叫嚣。(好像不是什么恰当的例子……)

前奏般的战斗继续进行,垂金仗着有户愚吕兄弟做王牌,召集了B·B·C赌博。左京,这个富坚笔下最有传奇色彩的赌徒角色登场了。一出场就以50亿赌入侵者赢而震惊四座。当然,此时我们还不知道,这个人要做的事情就是幽游整部书的核心——魔界与人界的融合。

三鬼众这种有名有姓却几格就被干掉的龙套为户愚吕的出场做了很足的气氛铺垫。浦饭和桑原已经这么强了,是不是这场战斗不会像想象的那么艰苦?

事实是,虽然艰苦,但这场战斗依然很短。当然富坚笔下的战斗拖沓的例子不多(“拖沓”与“时间长”不是一个概念),何况这一次户愚吕还是故意输的。桑原果然在这个故事里占据了主要位置,幽助或多或少的成了配角。这个故事的主题在最后由两个妖怪揭示,一句是飞影的“我是他们的同伴”,一句是雪菜的“我喜欢人类”。

打开魔界之门也许确实是一个激进且不符合灵界利益的行为,但事实是少数进入人界的妖怪已经证明了他们完全可以平和的融入到人类社会。甚至追根究底的说,暗黑武术会的四位宾客是因为雪菜这样的一个妖怪才卷入的,人类为妖怪而战,这本身就是不符合那个世界观的行为了。小时候总是不理解想要打开魔界之门的左京和仙水,现在想得就有些不同。左京篇从这个正面讲述人类和妖怪的和谐共处,仙水篇则从反面讲人类对比妖怪的残忍和变态(这个主题也延续到了猎人的蚂蚁篇)。直到侦探业复活后这一主题才被很直白的表达出来,从某个角度来理解,这也是可以归入到善恶论里的,也就是普遍意义的“善”(人类)可能只是披在恶身上的外衣,而公众眼中的“恶”(妖怪)更有可能只是某种宣传手段所营造出来的假象罢了。事实是善恶一体,人类与妖怪其实压根没什么不同。

但也许就像藏马所说:还是别想太多的好。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五 来自妖魔街的挑战书

五 来自妖魔街的挑战书

主角四人组在第四卷单行本第一次出现在封面上,之后此四人以各种Pose各种形式占据了单行本大半的封面。这四个人确实是羁绊很重的同伴,仙水一战表现得淋漓尽致。仙水死前的他们跟猎人里那四个人有质的不同,但我觉得魔界来访后的他们似乎就跟猎人比较类似了,因为四个人都有了不同但明确的目的,一旦有了自己的目的,再坚固的队伍也会散,只是幽游到最后才散,猎人一开始就直白的预告了。不过反过来说,经历过这么多的同伴最后依然踏上各自的明日之路,只留下一张照片随风而落,这才是少年漫画里不多见的真实与忧伤吧。

幽助特训回来后,四圣兽的故事立刻开始。作为同伴的飞影和藏马终于正式登场,从此开始了抢班夺权,直到最后一卷,他们真是把风头抢得主角欲哭无泪……

背叛之门的飞影基本还是刀子口豆腐心的类型,属于要面子嘴硬的少年郎。跟几年后静静说出“Happy Birthday”、结尾一个人躺在树上的那个他似乎不太一样。而与其说这是飞影的成长,不如说是富坚义博的成长。四圣兽之战值得一提的并不多,四个boss的安排太刻意了,明显是为了给每人一次展示的舞台。不然如果人界都那么危险了,哪还有工夫玩一对一,尤其桑原对白虎一战,太儿戏了。当然从角色刻画的角度看就无可厚非,毕竟让四人各自一次展示是必要的,尤其飞影,必须通过这一战扭转之前的丑恶形象。秒杀青龙也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一般少年漫画标准的战斗流程如下:男主不敌——Boss不知出于什么目的非得以各种方式激发男主潜能——男主爆发(一般都是因为女人)——Boss升段——男主升段——Boss升段——男主升段(重复N次)——男主重伤胜利。如此看来,朱雀一战简直标准得像教材一样,当然也就闷得像教材一样。其实相比之下,四圣兽后那个只有一回的短篇“决斗!地狱社区”倒是让我更喜欢,而且短短一话,四个人的个性跃然纸上。这种才是富坚最容易发挥的剧情。

有了前五卷的基本设定和原始人气积累,幽游白书的故事大幕终于准备彻底的拉开。开启这一幕的是一盘灵界指令录像带,一个地下组织B·B·C,和一个让桑原和真同志砰砰心动的重要女配角雪菜。于是名为“桑原之春”的热血少年旅程就此展开了。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四 秘技继承者·决定

四 秘技继承者·决定

第三卷的结尾,幻海的招生大会开始了。这算是猎人考试的最初版本吧,整体风格和考试内容都有一致的感觉。考试跟游戏,是富坚相当偏爱的设定。

前几回的考试很短,但无论抽签还是街机,都十分离经叛道。第三回审查结束后的八个人很快出炉,这里可以看出富坚喜欢细致设定的怪癖——八个人前三个回合审查成绩都做了具体的设定,而这个设定的作用相当有限。富坚这个风范的极限版本就是贪婪之岛的100张指定口袋卡片:除了大天使和奇运骰子以外的卡片几乎都没什么实际的作用,却得到了十分细致完备的设定。富坚不去做游戏监督真是浪费人才。当然如果他真的做了……怕是永远的毁灭公爵也得拜他为跳票之师。

实战从第四次审查开始,淘汰赛制的一对一,特别之处是在黑暗中对战。这里富坚发挥了自己在剧情设计上最大的特点:在设定好规则的框架里以跳脱出规则的思维推进剧情。这一点几乎体现在所有他的经典情节里,比如海藤,天诏,彩色战队RPG星之旅,当然还有就是靠四十张咒语卡多方博弈的精彩GI之战。

于是这一战幽助延续着自己不靠谱的胜利方式,靠香烟获胜。桑原倒是走着传统路线,在实战中激发潜能得到了必杀技——灵剑。可怜的桑原和真,一直到14卷被御手洗困住的时候才再次激发潜能得到次元刀,这种必杀技获得的速度,堪称少年漫画最慢了吧。

下一回合,来到沼泽地。这位倒霉的风丸同志后来客串到猎人考试里更名为半藏,同样被男主角小杰同学逼的郁闷无边……所以,不要做富坚笔下的忍者。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何必笔记之幽游白书 | 三 新的使命

三 新的使命

单元剧终于结束了。有了人气的支持,富坚便展开了手脚,开始构思庞大的故事了。不过当然还是要先试水,毕竟那时的富坚还没有画过真正的少年热血战斗漫画……富坚给幽助安排了“灵界侦探”的职位,这个职位使得故事可长可短,可断可续,可单元可长篇,便可收放自如。而当富坚想结尾了的时候,他果然是回归到了灵界侦探的本位。 另外从剧情上可以明显的看出来,富坚此时还没设定好灵魔人三界的关系。

幽助复活后第一个事件的当事人是桑原,到这里几乎可以确定桑原将来的地位了,只是在遇见乱童并和幽助成为真正的同伴之前,在幽游白书里影响深远的一起灵界被盗案还得占据一些篇幅——学会了灵丸的幽助即将面对刚鬼、藏马和飞影。

主角一开始的对手会成为将来的同伴,这差不多是少年漫画的金科玉律了。至少藏马的脸和首次出场的态度一看就知道不是boss人物。刚鬼和飞影的设定则是标准小boss,一个穷凶极恶单打独斗,一个能力高强专挑主角女朋友下手……

附带一提,灵界七道具这看起来十分废品的东西亮了个面就没了,没想到后来四次元屋时再次登场。这也证明富坚的思维似乎是不受时间流逝影响的,怪不得猎人的蚂蚁篇连载了那么多年,剧情还是紧凑得让人咋舌。

藏马的身世一开始就交代得非常明白,但性格却不是那么明显。而藏马盗宝舍命救母这样的剧情……说明富坚基本还是停留在前两卷的单元剧风格。至于飞影这一战,相信富坚自己都不愿意回头重看。一开始对飞影定位过于极端,发型和变身都太影响这孩子形象了,虽然这依然无法改变飞影在幽游白书里绝对No.1的人气。

幽助靠树干战胜刚鬼,靠镜子战胜飞影,这基本奠定了前期的战斗风格,就是运气加上胡闹。其实看看幽游和Level E,再看看猎人,觉得猎人最欠缺的可能就是没有一个不着调的主角……

Posted in 三栖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